10月国有资产家底望首次亮相 各地密集查家底

  • 时间:
  • 浏览:42
  • 来源:365bet-365bet官网

  [摘要] 摸清“家底”是为筑好防线。“报告制度对国有资产的明晰和统计要求更严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10月我国国有资产“家底”有望首次亮相。各地正密集调研,抓紧编制国资“大账本”。

  根据年初印发《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制度的意见》(下称《意见》),各省(区、市)今年要建立报告制度,地市一级争取年内建立报告制度, 2020年要实现所有县级以上地方全覆盖。目前,北京、上海、天津、河北、黑龙江、广东等地出台具体举措,促进国有资产报告制度落地。

  而10月将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会审议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报告。按财政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经济价值可计量国有净资产约84万亿元。

  摸清“家底”是为筑好防线。“报告制度对国有资产的明晰和统计要求更严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要做好国有资产监管还需构筑治理结构,建立有效信息公开机制。

  报告制度是国有资产监管的起点,更深层次的改革还需有完善的监管体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是2018年国资工作的重点。下半年国资委将重点强化监管责任落实,持续完善国资监管体制。

  密集“查家底”

  8月23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业升率队赴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开展调研。该公司前身为广东财务发展公司,是广东省政府在1984年授权经营国有资产,从事资本运营管理、资产受托管理、投资项目管理。截至2017年底,其管理资产规模4555亿元,总资产达680亿元。

  “通过实施国有资产报告制度,推动金融类企业更好服务我省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吕业升在调研强调,要做好金融类企业国有资产报告工作,发挥其作为国有资产报告制度实施后的第一项专项报告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这是广东在7月31日召开“全省建立政府向本级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座谈会”后,首个公开调研国有资产案例。会议提到,广东力争到2020年实现报告制度全省覆盖。地方调研也在密集进行。佛山市国资委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正组织相关调研,但涉及机密暂未能对外公开信息。

  6月29日,三亚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公布本市国有资产情况调告,率先亮出“家底”。报告提到,调研组分别到大小洞天发展有限公司、天涯海角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市财政局、市国资委、市国土局等单位,以听取汇报(包括书面)、召开座谈会、实地查看、个别访谈和查阅有关资料等方式调研。

  调研发现不少亮点。例如,在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背景下,去年17家三亚市属国有企业营业收入总额9.35亿元,同比增长9.80%;净利润总额2.38亿元,同比增长40.47%。

  但暴露的短板也不少。例如在企业改制重组、工程项目建设、招投标等关键环节重点领域存在管控风险。一个案例是,大小洞天发展有限公司在博物馆销售和人工成本方面累计投入成本达361.81万元。“既不合理,又有失公平。”调研组在报告中如此表述。

  河北首批12家省直部门管理企业也完成脱钩移交,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被确定为省级经营性国有资产集中统一监管的实施主体。这意味着河北省经营性国有资产集中统一监管工作进入实质操作阶段。

  为“管资本”做铺垫

  “查家底”被视为国资委“管资本”职能转变的基石。

  2017年5月,国务院发布《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指出要按照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要求,科学界定国有资产出资人监管的边界。

  对于成立超过15年的国资委而言,变革酝酿已久。其以解决国有资产管理“九龙治水”混乱局面为己任,2003年以特设机构身份对中央企业履行出资人职责,集使国有股东权利,提高治理效率。

  国企发展得以逐步壮大,弊端也随之而来。2005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国企得到更广阔的市场。李锦回忆道,当时国资委提出央企要做到业内前三名,“做不到前三名,我给你‘找婆家’”。在“三年成为行业前三”的“军令状”下,196家央企合并扩张以实现资源。有央企一度登上世界500强,过分膨胀扩张的“国进民退”为人诟病,国资委的“婆婆管理”加剧了政企不分。

  2016年10月,国资委设立三个监督局,打造监督工作的领导决策、协调处置、监督报告三个平台,形成监督闭环。次年,《方案》明确“管资本”职能转变,同年发布《意见》。

  “摸清家底”才能“管好账”。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负责人表示,过去国有资产管理没有覆盖其他企业国有资产,特别是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等未列入制度化报告范畴。《意见》将国有资产大体上分为企业国有资产(不含金融企业)、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等。“有利于摸清国有资产家底,提升管理公开透明度和公信力,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述负责人说。

  资产准确评估不易

  国有资产涉及领域广泛,体量巨大,形态多样,要摸查清楚并对资产价值准确评估,不是易事。且在实践中,“管资产还是管资本”存在界定模糊问题。

  前述三亚报告提到,资源性国有资产监管有待改进。“对资产、资本、资源性国有资产等界定存在认识分歧。”报告认为,现有资源性国有资产多以实物资产计量,缺乏健全的评估办法和评价标准,未能实现以价值资产形态统计和核算。

  “这需要更多理论探讨和指引。”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向时代周报记者说,资源也是资产,但侧重点和表现形式不一样。例如矿山、石油等资源可以以资产形式计算,但股票、知识产权等就不能以同样形式计算。他认为,对资源性国有资产的监管可从国际市场、期货市场、和大综商品交易等多个维度考虑,同时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等机构合作,建立常态分析报告制度。

  报告制度是国有资产监管的起点,更深层次的改革需要有完善的监管体系。

  近日国资委召开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视频会议上提到,要进一步强化重点领域防控,严控债务风险、金融业务、国际化经营风险、法律风险和安全环保风险,切实筑牢不发生重大风险的底线。

  下半年,国资委重点工作是强化监管责任落实,持续完善国资监管体制,优化国资监管职能,提高国资监管效能,强化监督和责任追究,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要改进完善国资监管方式,提高监管的系统性、针对性、有效性。7月30日,国资委印发《中央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实施办法》,为责任追究提供依据。

  “可借鉴大型民企的成功经验。”彭澎认为,例如在财务上,总部联网查询资产变动状态,重大交易要有审批或汇报制度。决策层(董事会)与经营层(经理会)明确分工,重大决策由股东会决定。同时,要把党管干部与市场选职业经理人结合起来。发挥监事会和纪委作用,真正实现重大决策追究终身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