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围棋史话:逐渐衰落的清朝 最后的余音

  • 时间:
  • 浏览:46
  • 来源:365bet-365bet官网

  

  原文载于1987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围棋史话》,作者:见闻。

  九、逐渐衰落的清朝时期

  第九节:最后的余音

  清朝末年最后两名最优秀棋手是陈子仙和周小松,他们为重振围棋贡献了毕生的力量。

  陈子仙,名毓性,海宁人。当时的海宁是围棋盛行的地方。陈子仙和以往历代许多名家相同,首先受其父亲的熏染。他父亲爱棋如命不惜败落家产。晚年,陈父栖身于破庙之中,但仍好棋如故。陈子仙很小就通棋道。每当父亲下棋要输的时候,他就帮助出招,于是反败为胜。陈子仙因此出名。

  他十岁时,父亲带着他到了常州,拜老国手董六泉为师,董六泉此时已年过花甲,满头银霜,陈子仙则红颜嫩色,丝头绳系着头发,在名师指点下,陈子仙进步飞快,十二岁就以国手著称,当时人们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年少的一位国手。

  至此,陈子仙开始称雄于棋坛,被推为海内第一。“围棋施、范而后,以陈子仙为最著”。常棣华在《子仙百局序》中说,陈子仙不论是与前辈国手对局还是与同辈劲敌对局,或是下授子棋,“无不勾心斗角,各极其妙。”他的棋别出心裁,独创一格。他的老师董六泉,前辈棋手秋航,以及同辈棋手施省三、李崑瑜、徐耀之等,都不是他的对手。

  能与陈子仙比高低的只有周小松,他们俩既是劲敌又是挚友,感情深厚。陈子仙比周小松小近十岁,是当时最年少、出名最早的棋手,他俩很小时就较量过,下了一二百局棋,可惜都没保存下来。以后,两人分手了。一别就是二十年,当他们在安徽相逢时,十分高兴。第二年,即同治十年(1871年),两人都有事回家。不久,周小松重返安微,他盼望着再与陈子仙杀几盘,谁知就在这年夏天,陈子仙去世了。那时,他还不满五十岁,周小松闻知悲痛不已,“独絃哀张,抚局陨涕。”为陈子仙的早逝深感惋惜。(注一)

  陈子仙曾与陈方合著《陈方七局》一卷。他的遗局,由常棣华辑成《子仙百局》一卷,于光绪六年出版。

  周小松,名鼎,江都人。出生于嘉庆年间,从小好棋。十八岁从秋航学棋,受二子下了一百余局。以后又拜董六泉为师,二十余岁成国手。

  周小松曾游历全国各地,称霸棋坛达半个世纪之久,清末十八国手,除潘星鉴、申立功,金秋林、任渭南四位外,其余都较量过,只有陈子仙与他不相上下。

  光绪十三年,周小松年近七十。这年他三访京城,与在京的刘云峰等国手对弈于肃王府,棋力不减当年,无人能赢他。

  周小松为人正直清廉,平易近人,每次与人下棋,都尽其所能,从不接受达官贵人的贿赂而让子。相传曾国藩曾请周小松去下棋,周让他九子,然后把他的棋分割成九块,每块都仅能成活,曾国藩大怒,把周小松赶出了大门。

  周小松的著作,有《新旧棋谱汇选》四卷《餐菊斋棋评》一卷,《皖游弈萃》一卷。他的棋著,尤其是《餐菊斋棋评》是清末棋谱的代表作,他继承了徐星友的优良传统,评语详确,切实可学。

  周小松去世后,围棋进一步衰落。中国历史最黑暗的时期,也是围棋史最衰落的时期,这时期一直延续到新中国诞生才告结束。

  〔注一〕《餐菊斋棋评》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2019城市围棋联赛昨日抽签 宁波疏浅队:目标当然是冠军

宁波疏浅队在比赛中(资料图片)昨天,2019城市围棋联赛在广西柳州举行了俱乐部代表联席会议暨常规赛抽签仪式,宁波疏浅围棋俱乐部队作为上赛季第三名,以种子队身份进入C区,同区对手

2019-11-06

北京三十五中助力北京春季围棋赛 1360名选手参赛切磋技艺

中国网4月22日讯(记者闫景臻)4月20日至21日,2019北京市春季围棋段位赛暨西城区首届“志成杯”围棋赛在月坛体育馆举办。本次比赛由北京市西城区武术和棋类运动管理中心主办,

2019-09-02

《时闻子声》AlphaGo背后 藏着围棋全球化历史

文章来源:城市围棋联赛公众号“不闻人声,时闻落子。纹枰坐对,谁究此味。”《时闻子声》,在更广的维度讲述围棋与世界的故事,思考关于围棋的一切可能。西洋棋类游戏早已风行千年,Che

2019-08-31

古典博弈之巅:围棋是怎样成为高雅游戏的?

声名不佳的早期生涯围棋早在先秦就已出现,然而在关于其起源的传说中,这种游戏的形象远没有后世流传的那样高贵。战国末年的史书《世本》中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晋朝的张华在《博

2019-08-21

中国围棋,又多了一位世界冠军

核心阅读杨鼎新,年少成名,不满10岁就入段,12岁跻身围甲赛场,13岁成为中国职业围棋比赛最年轻的冠军。而后虽然经历低迷,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年少时“想成为世界冠军”的梦想。20

2019-08-20